top of page

日本LGBT反歧视立法:只增进理解是不够的



2023年4月,伴随着LGBT反歧视立法进程,「LGBT」频繁地出现在日本主流媒体的重要版面上。日本的LGBT相关活动家也在社交媒体上密切关注和讨论「LGBT」理解增进法案的每一步进展。


由于广岛在5月召开G7峰会,执政的自民党迫于国内外压力,试图强力推进该法案。然而,由于保守的力量干预,法案在最后时刻出现理念上的严重倒退。


曲折的立法进程

实际上,在G7峰会之前,日本国内的社群也没有想到反歧视立法的进度会这么快。


日本是七大工业国集团(G7)当中唯一没有法律保障同性配偶关系,也没有立法禁止针对LGBT人群的歧视的国家。日本原本希望在5月主办G7峰会前通过法案。然而,此法案在日本社会面临不少争议,仅来得及在G7峰会召开前一天的5月18日送交国会审议。


5月17日朝日新闻报道,自民党决定将法案提交国会。但和此前的合意案相比,有3处修改较之前的版本有明显的退步:其一、法案第1条关于立法目的——「禁止以性取向和性别认同为理由的歧视」的表述被删除。其二、第3条关于立法理念——「禁止歧视」的表述变成了「禁止不当的歧视」。其三、该版本法案中「性自认」被「性同一性」的概念所代替。


这一由自民党·公民党提交日本国会的法案全称为《性的指向および性同一性に関する国民の理解増進に関する法律》,简称为「LGBT理解增进法案」。


当时,在日本国会议员讨论中,一共出现过多个版本的相关反歧视法律草稿。


早在2018年,在野的立宪民主党、国民党、共产党、自由党、社民党以及议会中的无党派议员曾一起向众议院提出过「LGBT差別解消法案」(全称为:性的指向又は性自認を理由とする差別の解消等の推進に関する法律案)。从名字可见,自民党版本的法案更为保守,并没有正面回应「反歧视」,而且强调增进理解。


在这之后,因为自民党选择搁置一旁,这部法律一度沉寂了两年多时间。


一直到2021年,在东京奥运会的背景下,包括自民党在内的跨党派成立了「LGBTに関する課題を考える議員連盟」(“考虑LGBT问题的议员联盟”),推出了「LGBT理解增进法案」(合意案)。虽然法案名字叫「理解增进法」,但是条文里包含「差别禁止」的内容。“对于这样的一个「合意案」,社群认为,如果可以在G7峰会前通过也不错。”林夏生说。立宪民主党也认可。


然而,由于自民党内部的反对意见,议员联盟的合意案始终未能提交国会讨论。在东京奥运之后,2022年6月8日,立宪民主党再次向众议院提交了「LGBT差別解消法」,并于2023年1月提交给众议院内阁委员会。此外,经济界也呼吁“禁止歧视”而非“促进理解”。


在G7峰会举行的背景下,自民党受到更多国内外压力完成LGBT立法。跨党派的合意案在2023年5月被最终抛弃,执政党提出了在法律理念和文本上更倒退的「理解增进法案」。


5月26日,维新会和国民民主党又提交了一个新的版本,在自民党·公民党草案的基础上,又做了一些微调,比如将日语中的“性同一性”用词改成了片假名英语(gender identity)直接音译“ジェンダーアイデンティティ”,以一种日本式的方法来回避跨性别群体关切的问题。


自民党和公明党在6月9日的众议院内阁委员会上几乎完全吸收了维新党和国民党提出的法案,并提出了“理解增进法案”的再修正案。


据媒体报道,按照日本惯例,议会立法是在执政党和反对党事先就其内容达成一致后提交的,这样才能达到一致的效果。 执政党和反对党之间的讨论陷入了僵局。为抗议自民党和公明党的不当提案,立宪民主党也于今年5月18日再次向国会提交“合意案”。


6月13日,日本国会众议院通过了自民党提交的「LGBT理解增进法案」。6月16日,国会参议院也投票通过,这一法案正式成立。


罕见的冲突

6月,到了法律最后即将出台的关键时刻。日本的LGBT社群希望能够在最后的缓解阻挡这样一部对LGBT社群并不好友好的法律获得通过。


6月12日-13日,LGBT组织连续两天在国会众议院门前的路口举办夜晚集会。12日晚上,仍处于梅雨季的东京下着大雨,数百社群成员撑伞赴现场。来自立宪民主党、共产党等在野党的国会议员也来参加集会演讲。日本国内一些比较有代表性的LGBT社群组织也都派代表出席现场讲话。


而反对LGBT的一些保守和宗教人士6月17日也在日比谷公园一带举行了在日本罕见的「反LGBT游行」,声势也十分浩大。


笔者在现场旁观了这次「反LGBT游行」。虽然,参与者主要是中老年群体,但也有一些年轻人参与。此外,还有身着神父服装、来自法国天主教会的“外国人”在队伍中行进。


游行的队伍打出了一系列带着民族主义的标语——


“LGBT 法案,日本不需要!”(LGBT法案日本には不要!)


“不要破坏日本的传统文化!”(日本伝統文化を破壊するな!)


“Let boys be boys and girls be girls!”


“拯救日本!拯救我们的孩子!”


“美国驻日本大使不要干涉内政!”


一些参与游行的女性则打出针对跨性别群体的标语——


“反对 LGBT 法案!虽然要尊重 LGBT 的人权,但是也应该看情况。「性自认」的女性进入女厕所、女汤,法律成为犯罪的温床!”


“LGBT 法案增加男女混用厕所,请保护大多数女性权利!”(LGBT法案可決で、男女混合トイレが増える?大多数女性の権利を守ろう!)


一名日本同志组织的负责人称,这次游行有宗教背景,包括统一教会和日本本土的神道教。现场,确实有参与者并不隐晦自己的宗教背景。有参与者所举牌子上写着——


“6 月是耶稣圣心月(the month of sacred heart of Jesus),作为一个天主教徒,我支持人性,不支持骄傲(Pride)。”(6 月是 LGBT 骄傲月)


这场反 LGBT游行的海报在游行举行当日的几天前就在网络上传播。LGBT 社群(主要来自于跨性别社群)的一些成员也有所准备,他们在游行途中的一个十字路口的人行道上支起彩虹旗和横幅,等待游行队伍到来。


当反LGBT法案的人群抵达时,LGBT社群人士手中的扩音器发出了近乎是嘶吼般的回呛,“LGBTQ,差別をやめろう!(请不要歧视LGBTQ人士!)”他们手举的牌子称——


“LGBT不是威胁,歧视才是!”(差別こそが脅威だ!)


“跨性别权利也是人权!Love together!”


在过程中,双方互相竖中指。游行队伍中的一些男士想要冲上人行道,被夹在当中维护秩序的警方阻拦。双方的碰面发生在一个人员密集的十字路口,有许多路人在等待过马路时目睹了关于LGBT法案的这场冲突。一些人为LGBT社群的「反抗」鼓掌。


社群的意见

“我们主张的是‘差别禁止法’。”谈及这部法律,日本LGBT法联合会代表理事林夏生说:日本的LGBT社群仍然受到很多歧视,一些出现心理问题的性少数社群成员甚至选择自杀。“只是增加理解是不够的。”


林夏生表示,如果把法律用语里「禁止歧视」,改成「禁止不当的歧视」,会在歧视里面分出2种。难道没有主观加害的故意,就会列入「可以被容忍的歧视」?同时,也有自民党一方的人称,直接立法「禁止歧视」,“会导致诉讼变多,这是不能接受的。”


“本来就是需要通过诉讼来主张权利,应该让人们去起诉。而自民党的人为了不起诉,就要否掉这个法案。”林夏生说。


对于草案中的性别认同问题,林夏生解释,「性自认」、「性同一性」这两个日语概念的英语翻译都是gender identity。但是日语的定义有不同。自民党认为,只需要保障被诊断为「性同一性障碍」的人士的权益。


“这个做法可能有个后果,没有经过医学诊断的其他性别酷儿可能会被认为是心情的问题,有人会觉得法律没有照顾他们的必要,会演变成这样一个情况。”林夏生说。


实际上,自民党的这个态度和美国、欧洲其他国家保守势力,对跨性别社群的打压是一致的。“自民党议员说,法案里面用「性自认」的话,就会出现根据当天的心情自称是女性的人进女厕所。这是自民党的一个话术。”林夏生说。不过,自民党这个说法也得到了一部分女性的支持。一部分站在自民党立场上的女性群体反对针对跨性别群体的权益保障,拥护自民党提出的「LGBT理解增进法案」。


「这次通过的法案完全没有考虑当事人的立场,而是完全相反的法案,法律考虑了歧视者和造成困难的人的立场。这背叛了许多期待日本制定LGBT相关法律的当事人,是一个敌对的法案,对国际社会和日本社会的许多支持者都构成了威胁。」法联合会的声明中提到。


同样令人担心的是,LGBT法联合会担心,自民党会使用「理解增进法案」来限制地方上一些比较先进的性别平等教育实践,因为法案中有一条提出,「所有政策应留意确保所有国民都能安心生活」(「全ての国民が安心して生活することができることとなるよう、留意するものとする」)。


一个显著的例子,6月9日,在法案焦灼的讨论中,日本自民党籍的参议员议员西田昌司在其个人youtube平台上发表评论称,「我们之所以决定发布LGBT法律,是因为国家政府没有发布任何关于这种教育的指导方针,所以地方社区和律师协会的激进成员在这种公共教育中使用自己的意见。」


西田昌司表示,「我认为教育的方式应该与孩子们的年龄和心理发展相适应,当他们在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当他们刚刚开始获得初恋的时候,他们不需要接受这样的(性别多元)教育。」


尽管这是日本首部将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纳入的法律,但其内容是日本LGBT社群无法忍受的。「在制定这项法律的过程中,当事人经历了许多伤痛和痛苦,但我们不能视其为理所当然,而应该认识到这个过程本身应该受到社会的质疑,并且应该认真反思。」声明提出。


LGBT组织的分工

说起日本LGBT法联合会,这是一个由日本全国超过100个大大小小社会组织共同支持成立,专门推进立法的组织。近两年他们的主要任务是致力于推进LGBT反歧视的「平等法」。


为了这个目的,他们的日常工作包括:向国会议员开展游说,其中也包括和执政的自民党保持联系,开展对话。林夏生介绍,游说的方法就是去议员会馆访问,去的时候议员会问我们具体的问题,比如性同一性障碍的话题,为此我们提供专业的知识,借此加深交流。“每天去的团队是4-5个人,非常不够。这也是目前有点困扰我们的问题之一。”


林夏生说,为了和自民党保持对话,同志组织内部有明确的分工。法联合会不开展同婚议题的倡导,只关注平等法案。同婚议题的倡导和游说则由另一个较大的同志团体“Marriage for all”来承担。


林夏生告诉笔者,执政的自民党坚决反对同性婚的立场。在3-4年前根本没办法跟自民党提这个事情。“最早出「差别禁止法」草案的时候,其中亦提到希望认同同性婚,自民党议员让我们回去,这个话题在他们那里属于禁忌。”


因此,2015年那时候法联合会的成员们决定,在战略上先不讨论同性婚,先讨论如何保护LGBT人权,包括生活中的反歧视,到现在为止也一直以这样的姿态和自民党接触。“我们肯定也希望有同性婚姻制度,但目前我们这个组织希望和自民党保持对话。”


不过,近几年情况有所改变。笔者注意到,在Marriage for all今年6月在国会众议院举行的一场大型的游说活动中,也有几位自民党籍的议员参加。在当地社群组织看来,这也是一个积极的变化。


留下的疑问

在一些长期观察日本LGBT运动的人看来,这样明确反对LGBT的游行示威活动在日本很罕见,但也许对于社群和运动的发展来说,这并不是坏事。日本社会表现得过于“和谐”,使得很多结构性的歧视问题被掩藏。


2023年2月,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的秘书荒井胜喜的反同言论引发全社会几乎一致的反感,这反而激发了社群的愤怒和团结,由此带来了能量。荒井的反同言论来自一段off record的采访,他称自己对LGBT等性少数人群和同性婚姻“看见也讨厌”。最终,荒井被解职。


林夏生说,在日本,除了一些特别保守的人以外,对LGBT法案和同性婚姻,赞同的人越来越多。大部分的党派都认为尽早立法,越快越好。只有自民党认为不需要。


日本社会对LGBT和同性婚姻的支持度并不低。2023年5月7日,朝日新闻和东京大学发布民调显示,关于同性婚姻,一般人群50%支持,自民党支持者40%支持,但自民党参选政治人物对同性婚姻支持率为14%,反对派达30%。


“年龄世代是一个最大的问题。现在日本调查,年轻人有更多的人支持同性婚姻,而50岁以上则比较少,自民党支持者更多是年龄大的人群。”林夏生说,比如,关于札幌判决的调查,当时20-30岁,70%支持;60-70岁,40%支持。札幌法院倾向于认为,新一代年轻人需要被认可。对于现在的日本来说,两个世代的差别也是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


对于后面的同志运动,林夏生表示,自己也在困惑之中,不是很乐观。在东京奥运会和G7峰会两个时间节点错过之后,“之后还有什么样的机会,内部也是一个很烦恼的事情。”


林夏生表示,日本的NGO一直在给年轻人发出信号,年轻人不参加政治,国家肯定改变不了,同性婚姻,lgbt,女性职场也会一直处在不利地位。“年轻人要去参与政治。这是我们反复强调的事情。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