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明治大学法学教授铃木贤:日本同志运动广谱更多元,获得更多产业界支持

在明治大学法学院教授铃木贤看来,日本同志平权运动当前的主要策略是通过司法途径来实现改变。政策的推动有立法和司法两条路可走,但是“立法”在日本比较困难,而司法途径则有可能带来突破。

立法的“难”主要在于日本的投票率太低,自民党长期执政,当前政党轮替的可能性不大。铃木教授认为,如果没有政党轮替就没有民主。台湾的政党轮替比较频繁,因此很多政策是有可能推动的,而且台湾民众的政治效能感相比日本要更强。由于自民党的支持者主要是年龄较大的男性,因此改政党很难把同志平权议题放在重要议事日程上。

铃木教授认为,“如果日本的投票率可以再高5%,就有可能改变局势。” 在2023年4月举行的日本地方选举中,东京都杉并区的投票率提高了不到5%,就有数个自民党籍的区议员落选。杉并区长是一名年轻女性,她在区议会选举时呼吁大家去投票。投票率的提升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该区的选举形势。 2023年上半年,日本国会“LGBT理解增进法案”的立法进程,引发日本社会的关注和讨论。美国驻日本大使也积极发声呼吁日本就LGBT群体的反歧视进行立法。 由于2023年5月日本将在广岛举办G7峰会,而日本是目前G7国家中唯一没有通过法律禁止基于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歧视、也没有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因而日本政府在LGBT议题上也备受外部的压力。

不过,铃木贤认为,执政党在乎的是选票,外国的干预对日本的实际影响不大;而财阀和产业界对政府的影响是比较大的。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的产业界近年来也日益明确地表达出对LGBT群体友好的态度。2023年3月,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发表声明称,从“多样性是社会活力的源泉”的基本认识出发,在“企业行动宪章”中明确“尊重所有人的人权而从事经营活动”(第4条),“实现尊重多样性、人格和个性的工作方式”(第6条)。

经团联的声明中还表示,“近期访问美国期间,当被政府要员问及日本的政策时,解释了日本将在国会讨论LGBTQ理解促进法案。在各国推进LGBTQ禁止歧视和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同时,回答这样的问题感到非常尴尬。希望这次跨党派制定的LGBT理解促进法案能够迅速通过。” 铃木教授关注同志运动将近30年,他表示最近十年日本同志运动的光谱变得更加丰富和多元,政治立场左中右的同志团体都有出现,各团体从不同的角度和立场出发支持同志运动,这是对运动很大的促进。

更重要的变化是,同志团体可以从资本那里获得更多的资金捐赠,这对运动的参与者是很大的支持。而地方政府层面推动的同性伴侣注记制度有很大的议程设置的效果,让大家看到了同性伴侣的存在和法律需求,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要将同志家庭法律化。

铃木教授认为,自民党提出的LGBT理解增加促进法案虽然措辞保守,理念也不够先进,但毕竟是日本的法律第一次明确提及性取向、性别认同等概念。

除了5个地方法院审理的6个婚姻平权的诉讼,日本还有一些其他的性少数议题案件在法院审理,比如同志伴侣亡夫领取救济金案,以及外国伴侣在日本居留案。铃木教授认为,现实中未必很多性少数社群成员都想结婚,但是“同婚”是反歧视、权利平等倡导的一个符号,能更好地设置同志平权的议题。

2023年,也是台湾实现同婚合法化4周年。铃木教授认为,回顾和讨论台湾同婚合法4周年带来的改变,分析遇到的挑战很重要,对于周边国家和中国大陆也是很重要的参考。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