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Colorful Heart Yuta Onaga:同婚合法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Yuta Onaga是Colorful Heart的负责人之一,今年42岁,来自冲绳的一座小岛。这是一个专门服务LGBTQ+社群中有精神健康问题、神经系统疾病和物质依赖问题的成员的志愿者组织。限于极为有限的人力和财力,Colorful Heart无法正视注册为非营利组织。它由包括Yuta在内的五名男女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创办,最初只是他们彼此之间抱团取暖的小团体。


当下有关日本LGBTQ+社群的新闻几乎全部集中在同性婚姻诉讼和LGBTQ理解增进法案上,像Colorful Heart这样专注于社群内部边缘成员的组织鲜见于公共层面被大众了解。这是Yuta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像Colorful Heart这样服务LGBTQ+社群内边缘群体的组织,不仅数量十分有限,规模也非常弱小。据Yuta介绍,Colorful Heart基本拿不到来自政府的任何资金,因为政府资金不仅总量小、需要各家竞争,而且申请的手续和文书极为繁琐。这对于像他们这样的小组来说,付出的成本和精力远远大于能获得的回报。


每个月,位于东京的Colorful Heart都有近30人次的来访,他们情况各异,相聚到一起,共同讲述和分享自己的故事,有时候也来听取不同主题的讲座。有的人甚至从很远的地方而来。Yuta告诉我,就在5月份,一位到访者从大阪赶来。甚至还有人来自北海道。他说有的社群伙伴因为社会上对于精神疾病患者的歧视和污名,再加上自己性少数身份的压力,不愿意在自己居住的区域获得帮助和支持,也有些人因为自己的性别身份曾经在去问诊的时候受到接诊医生的歧视。


但这些人其实更需要关注和资源。Yuta作为亲历者深知LGBTQ和精神障碍者两重身份叠加的经历。他说:“他们的日子过得非常辛苦。”受困于精神障碍或者心理问题,情况较轻的人还可以工作,但往往也没有办法按照自己和外界的期待百分百完成。而情况较重的人则完全无法工作,他们只能靠领取政府的最低保证金生活。所以这个群体中大多数人都存在经济困难。除此之外,一些人因为各种原因感染了HIV或者其他性传播疾病。一些人虽然已经成年,但仍然被童年的阴影折磨。他们没有获得来自家庭的良好照护,反而受到言语、肢体甚至性方面的暴力。很多时候,这些情况会叠加发声在一个人身上。


Yuta说:“这是一个社会以及观念的问题。即使同婚合法了以后也无法解决。”他认为当下的日本同婚诉讼取得的进展的确让人鼓舞,对于整个社群改善处境也有帮助,但是同性婚终究只是一个承认同性配偶权利的制度,并不是旨在针对每一个同性恋个人、让他们的日子变得更好。所以,在Yuta看来,更重要的是就禁止歧视立法。“因为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问题,首先他得可以直面自己,然后才能找到配偶,然后同性恋婚姻制度才跟他们有关系。”


而对于自民党主导并且仓促过审的LGBT理解增进法案,Yuta认为原本是禁止差别对待的取向,但自民党在保守力量攻击之后将法案几乎改头换面,变成了增加理解这样模凌两可、裁量空间过大的表述。他感到十分失望。“这不是社群想要的。里面很多条文实际上是用不到、没有什么意义的东西。”Yuta强调,日本需要的是禁止一切形式的基于性别或者性倾向歧视的法律。


在跟Yuta和他的男朋友吃过晚饭去咖啡馆的路上,我们正好走到两栋大楼的中间草坪地带。就在我们走到附近的时候,一阵风因为被四面的建筑不规则地阻拦,骤然变大,在那个空间里呼啸而过,我们冲进风里,举起双手,衣服迅速被灌满的风吹得鼓鼓的,大家都开怀大笑。希望在日本也能刮起这样一场风,吹走Yuta他们心头上被社会和国家强加的阴霾。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