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Proud Futures 共同代表 Akané Kousaka:日本主流政治家们并没有展示出对LGBTQ+年轻一代真正的在乎和关心


“在我眼中,他们(日本青年LGBTQ)从来不是没有力量、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可怜人,他们是管理和完善社会的关键人物。但日本的主流社会和政治仍在很大程度上排斥着LGBTQ+。日本的年轻人很难对政府中管理这个社会的成人成员抱有希望,认为他们关心他们、关心他们是否拥有一个健康、积极的未来。”Akané Kousaka说。她认为日本的主流政治家们并没有展示出对于LGBTQ+年轻一代真正的在乎和关心。作为一名执业心理学家(公認心理師),Akané早在10年前就开始在美国从事与青少年LGBTQ心理健康相关的工作。青少年,尤其是青年人是她的主要工作对象。


这与我所听到的讲述不完全相同。在日本访谈的LGBTQ组织中,我很少见到年轻人,尤其是直接参与运营、策划、起主导作用的年轻人。这些LGBTQ组织的创办人、主要负责人或者核心志愿者也都不是年轻人。不同人士告诉我,日本的年轻人参与政治或者社会生活的热情不高。而对于不同组织来说,动员年轻一代参与不只涉及社会运动的动力问题,更涉及相应组织和行动在未来的可持续性问题。所以我再次拜访Tokyo Pride House遇到Akané时感觉非常走运,在一个年轻朋友的帮助下当面约访到了她。在我离开日本的前一天,我们如期见到了面。她真的太忙碌了。


2021年,Akané从美国波士顿回到日本东京,联合创办了Proud Futures——一个旨在帮助LGBTQ+儿童和青少年获得一个能够自由、自信、安心生活的社会的非营利组织,并且在早稻田大学学生多样性中心性别与性中心(GS Center (Gender and Sexuality Center) of Student Diversity Center in Waseda University)担任全职心理治疗师。除此之外,Akané每周还要到Tokyo Pride House工作数小时。


我们只是碰巧见到。之前的邀约邮件石沉大海,我马上就要回国。而当时是她在Pride House做咨询的间隙。我们打了招呼,在我说明可否访谈后,她立马跑回咨询室的小屋里取出一个笔记本,一天一天地对过之后,我们敲定了第二天下午的一个时段,一个她相对轻松的时段。那天下午Pride House将要举行一个青年LGBTQ+的线下小组畅聊会,Akané只要在一旁督导即可。


未成年和成年人的心理健康状况在疫情爆发以来成为全球都尤其关注的一个重点议题。其中,儿童青少年的情况更加让人担忧。而在这一细分人群中,LGBTQ+儿童青少年的心理健康状况受到的挑战和遭遇的问题更为复杂。精神健康或心理健康在很多情况下都不是单一的公共卫生问题,它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教育等诸多方面。


Akané告诉我,她接触到的年轻人具备信息检索能力、可以主动获得资源和帮助并且具备自我能动性。他们清楚自己的处境和遭遇是在当下日本的各个方面的不平等、不平衡直接相关。“都是非常有韧性的人。”很多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自己创造内容,为自己的权利发声、为边缘群体发声,教育比自己更年轻的下一代青年,他们都是权利倡导的行动者和积极分子。但是,她同时提醒我这不能代表全貌,因为自己接触的这些年轻人基本都是接受高等教育的大学生。


在全球儿童青少年都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心理危机的当下,Akané像在精神健康领域的一些专业人士提倡革新旧有理念。这一理论的核心在于,相信个体的能量和人性。然而,在日本的精神健康从业领域,很多专业人士仍然以“缺陷导向”论,认为“你是病人,你需要被治愈”。“这让我非常失望。”因为Akané在美国接受的教育和训练都是在提醒从业者,不要只把存在精神困境的人当作需要被救治的对象,否则个体的能力、希望和权利就会被从业者忽视,个体也就无法最大程度地发挥自己的力量。“即使他们面临着困难,但他们作为不同的人,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可以靠自己的力量重焕新生。”


虽然心理健康或者精神健康问题是政府、社会、家庭需要联合起来共同努力才能解决的问题,但Akané强调首先要做的是建立一个基本共识:LGBTQ+社群是跟其他社群一样自人类出现以来就存在的,不论性别认同、性倾向、浪漫关系有多么不同,大家都是重要的人,不应该被忽略、不应该被攻击、更不应该被拒绝权利。


“在此共识上,我们应该重塑当前日本社会,因为当前的日本社会并不认为LGBTQ+社群里的人是重要的社会成员。”Akané提醒道。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